您现在的位置:龟鳖养殖 > 青蛙养殖 > 文章内容

青春干拌面,白日梦中人

龟鳖养殖

2019-06-14

青春干拌面,白日梦中人

张文初时住在办公楼的二楼,除了来时买的行军床,别无长物。 一个月后,对面宿舍靠东头的三楼腾出了一间房给他,二室一厅中通阳台的卧室是他的,隔壁锁着门,据说是一位调走的同事的,走了大半年了,一直没来清理东西。 宿舍有家人要换席梦思,旧床没地方摆,张文寻着去商量,作价买了来,将床搬回房间。

木床卸下来好多配件,从西边单元二楼,到东头单元三楼,张文跑了一趟又一趟,搬得汗流浃背。

搬到一半时,楼道里蹿出一个胖胖的汉子,看到张文愣了愣,然后笑眯眯地问:“搬床啊?”“是啊。 ”张文站定了回道。 “哪个屋里的?”胖子又问。 张文扛着物件,又重又沉,几欲抓狂,但仍旧老老实实地说:“XX卖给我的。

”“我帮你搬。 ”胖子又笑,“你住在我隔壁呐,喊一声噻,这么怕丑咯。

”张文费力地将肩上的配件扛上楼时,胖子也到了。

他斜扛着最沉的棕绳床板,蹬蹬蹬地上楼,走得很轻快,进门时眼一拿,就瞅准了角度,略低了低身子,肩再些微倾一点,毫无阻滞感地就将床板扛了进来,直送到卧室。

“这床我会装,等我来装咯,”胖子在张文钦羡的目光中走出门去,脸不红气不喘,声调轻而柔和,“你冇搞过,就不会咯。

”那是浩哥与张文的第一次交集。

那个周三的下午,等浩哥帮张文拼完床,张文要拉他去吃顿饭作答谢。 出了门下了坡,张文想去西边,要上国道的地方有家饭店,炒菜还不错,小钵子炖鸡是一绝。 浩哥却拉住了张文,指了指路旁的小吃店。

“吃碗蛋炒饭咯,好久冇吃了。 ”他笑着,两颊的肉往中间挤,大鼻头挤得毛孔毕显,“再来两笼蒸饺,我敞开了吃。

”小吃店味道很一般,胜在便宜。

浩哥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吃一边教育张文:“细伢崽子,有什么钱咯,莫学着大手大脚。

”浩哥的饭量果然大,满满一盘蛋炒饭、两笼蒸饺风卷残云般地就下了肚,吃完了,抹了抹油嘴,兜里抠出一包皱兮兮的烟,弹出一根,让一让张文,见张文摆手谢绝,便自己点上,深吸了一口:“等我堂客回来了,来我屋里吃饭,她也是浏阳人,搞的菜好吃。 ”“你有堂客?”看浩哥和气,张文也轻松,笑着逗他,“我都来了个把月了,没见你堂客啊?”“乱讲,你才冇堂客!”浩哥声音高起来,嗔怒着。 “我是没有。 ”张文又一本正经。 浩哥不接话,抽着烟,半晌,才闷闷地说:“吵架了,她就不来。 ”然后就不好意思地笑了:“她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大啊,没办法。

”浩哥摇着头,咂着嘴巴,声音低了下去。 2单位的食堂提供早、中餐,食堂师傅是个眼上有刀疤的中年男人,还兼着门卫和保安,据说年轻时好惹事,被人用刀劈瞎了一只眼。

初时每日下了班,张文都会去门口的小吃店吃饭,若是舍得走,走上十来分钟,可以去农贸市场门口吃煎肉饼,薄皮厚馅,油汪汪的,闻着喷香,吃着香甜。 后来,与同事们处熟了,到得饭点,住在院子里的几家都会来招呼,张文就各家吃蹭食了。 一单元一楼的郝会计在楼下扯着嗓子喊:“文伢子,下来吃饭了,今天铁哥搞了梅菜蒸肉。

”郝会计做饭的手艺一般,做出来的菜常常咸得齁,但她老公铁哥做菜倒是一把好手,啥都会做,也都做得好吃。 有时候二单元一楼的于姐会上楼来敲门:“去我家吃饭吧,陪你刘哥喝杯酒。 ”于姐是个精致人,女儿刚满4岁,小名丫丫,理着齐肩的短发,嘴巴顶甜,见人就叫。 于姐做的饭菜偏清淡,偏偏她老公老刘口重,家里常备着剁辣椒和豆腐乳,老刘好喝两杯,就着这两样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