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龟鳖养殖 > 青蛙养殖 > 文章内容

曾万紫散文《 性 福 指 数 》

龟鳖养殖

2019-06-13

曾万紫散文《 性 福 指 数 》

      性福指数  曾万紫  近日偶然看到一部旧影片《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其中有一个情节:某村村民的大女儿存妮与同村青年小豹子谈恋爱,因热恋而发生性关系却被视为“犯罪”,后来两人双双被捉,存妮因羞愧而自杀,小豹子则以“强奸、致人死命”罪入狱……我觉得有点震惊,我想,这样的故事一定是发生在远古时代的吧?在未婚同居早就普遍化蔓延,在避孕套已经驻进校园的今天,年轻人听到这样的故事一定觉得是天方夜谭……其实,这个“天方夜谭”的故事也不过是三十年前发生的。

  是的,改革开放这30年是中国思想最解放、价值观最多元化的30年。 经济在高速发展,精神和文化必然受之影响,对国人思想道德观念冲击最大的莫过于性观念上的变化。

以前的社会一直处于性禁锢时代,自改革开放后,由于受各种外来思想的冲击,人们对性有了重新的认识,并积极投入变化之中寻找自身的定位。 现在,性生活被年轻一代认为是身心健康的一个环节。 “失节事小,饿死事大”,传统的贞操观念淡化了,人们对婚前性行为持宽容态度,因此未婚同居不再是什么事儿,而且离婚率稳步提高,协议离婚已成为时尚,单亲家庭将越来越多,我认为这是社会的进步。

其实婚姻本来就不是“一次性消费”的终身大事,从理论上去思考,搞活经济靠市场化,而市场化是肯定欲望、肯定个性的,其移到婚姻领域道理也一样,所以现在的婚姻很容易产生裂变。

“阶段性”本来就是感情生活的基本特性,“从一而终”已经成为一种神话,只在笃信宗教的人被恪守。   据说,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时的男男女女的情感有什么问题时,都喜欢“找领导”,领导“日理万机”后,还要为如何调解单位里某些职工的感情问题而伤神,而领导也是人,他的感情也是要起变故的,领导的感情都无法把握,又该去找谁呢?以前人们对性讳莫如深,就算要谈起那个事也只能以“同房”代之,现在“做爱”的字眼漫天飞还恐不能确切表达其义。

出门旅游时曾经在一间卧铺火车车厢里,亲眼看到一对恋人大白天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行苟且之事。 听说在沙滩上,汽车里,在公园内,这种行为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了。 夏日炎炎是女人们展现自己曼妙身材的最佳时候,如果你看到女人们有意无意地露出若隐若现的乳沟,那在二三十年前是有伤风化的事情,而现在漫步海口街头也许你早就见怪不怪了,生活本来就是活色生香,秀色可餐的嘛。 以前,如果男人敢对女人说“你好性感”,不但要被人骂做“流氓”,说不定还界定为性骚扰而吃上官司。 而现在的女人如果能听到这样的话,会理解为是一种由衷的赞美,所以会喜上眉梢回一声“谢谢!”呢。

有一位姐妹在与男友缠绵过后,男友郑重其事地对她说:“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谁知这位姐妹嗤之以鼻:“老土,谁要你负责?!”是的,时代不同了,如今一些美眉的做派确实令有些男同胞自叹弗如!女性主义的自觉,使得她们能从思想观念深处唤醒女性意识的觉醒,而在这的背后隐藏着的是性观念、爱情观及人生观的转变。   所谓“处女情结”也曾经是件心照不宣的事情。 以前的中国人都是在道德主义性爱观的“羊水”里浸泡大的,处女膜还是国人不能承受、难以突破的生命之膜。 但是在21世纪的今天,如果一个男人仅仅以处女膜来取人,那决不是一个现代的正常男人之爱情。 男人们把自己从处女情结的折磨下解放出来,终于放松了自己紧绷的神经,给自己也给别人释放了空间。

何况当今社会,听说真正的处女,“只有在幼儿园里才有”,话虽然说得很夸张,但是,也反映了某个社会现象。 传承了几千年的贞操观,似乎只是一觉醒来就变了,变得太快,以至于我们自己都没有做好准备。 其实,旧传统余威犹存,新观念冲击不断,在传统和现实两种力量的同时作用下,年轻一代成为中国必须直面“性开放”观念的人。

也正因为此,处于社会转型期的我们,面临的是以往任何一代人都不曾有过的观念上的冲击。

  曾经,“谈性色变”不但是中国的,而且是世界的,二三十年代西方政府也是不准谈“性”的。

在英国,《查特莱夫人的情人》这本书曾被英国女皇指控为“淫书”,当然后来西方政府立场有变化,此书三十年后开禁,女皇撤诉,劳伦斯也就成了世界级的作家。 “万恶淫为首”的古训表达了中国人强烈的保守的性态度,“男女授受不亲”的成规显示了中国人对性的一种谨慎的戒防。

然而,这一切在这三十年来都得到彻底的瓦解。 古人说:“食色,性也”,“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可“食”只是解决人的个体生存,“色”却是解决人的群体生存。

人类性活动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为了表达爱情和寻求身心的快乐吗?原先,两性交融,快乐是手段,生殖是目的,现在生殖在降值,快乐在升值,渐渐倒了过来。 据统计,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在“幸福指数”不断上升的同时,“性福指数”也不可避免地上升,当然,也许这一切也会引发一定的社会问题,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时代就是这样发展的,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每个人都必须面临这样的观念撞击。

  (选自曾万紫散文集《海南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