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龟鳖养殖 > 青蛙养殖 > 文章内容

江隆基:“黄金”兰大的缔造者

龟鳖养殖

2019-06-10

江隆基:“黄金”兰大的缔造者

开栏的话今年,新中国将迎来70华诞。 回望70年不平凡的发展历程,一代代中华儿女在各自领域挥洒汗水、努力奔跑,凝聚起一个民族奋进的力量;千千万万普通人爱岗敬业、无私奉献,为祖国建设发展矢志奋斗。 爱国奋斗,是中华民族世世代代自强不息的精神财富,更是新中国70年砥砺奋进取得巨大成就的力量源泉。

“不数既往,不能知将来;不求远因,不能明近果。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 今日起,本报推出“爱国情奋斗者”专栏,以全媒体形式讲述我市各条战线上为国家发展建功立业的先进典型和在平凡岗位上挥洒汗水的普通人的事迹,展现他们热爱祖国、艰苦奋斗,追求美好生活的精神风貌,激励更多人以责无旁贷的担当精神,撸起袖子加油干,做新时代的奋斗者,不断推进兰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 提起甘肃的教育,怎么也绕不开的便是兰州大学,这所创建于1909年的高校,是甘肃近代高等教育开端之标志,开启了西北高等教育的先河。

而提到兰州大学,自然也绕不开一个名字——江隆基。

1959年元月的最后一天,是原北京大学党委书记兼副校长江隆基到兰州大学任校长的第一天。

从这一天起,他的名字紧紧与兰州大学缠绕在一起,而这座西北孤独的高校迎来了一个“黄金时代”。 他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是马克思主义教育家的典范。 作为共产党人办教育历史上一位功勋卓著的领导者和实践家,他的名字与鲁迅、钱穆、苏步青等一起被写入《中国现代教育家传》。

如今,在兰州大学城关校区西区的科学馆前,江隆基校长的塑像静静地伫立那里,每逢清明节或是江隆基的诞辰,都会有师生自发来到这里,献上鲜花、寄托哀思。 1905年12月24日,江隆基出生在陕西省西乡县白杨沟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

1925年考上了北京大学,两年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2年10月,江隆基出任北京大学第一副校长。

1959年1月,江隆基到兰州大学主持工作。 当年3月,江隆基给全校师生作了一场报告,报告持续三个小时,围绕“稳定教学秩序,提高教学质量”展开。

据兰州大学徐躬耦教授回忆,“师生们听罢报告后,都觉得报告实事求是,很受鼓舞”。 江隆基以自己治学的理念,围绕着“提高教学质量”,开展了稳定教学秩序、完善规章制度等一系列实实在在的工作。 他首先确立了学生们稳定的作息时间,保障学生每天有九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八个小时间的睡眠时间。 每周六晚和星期日是自由支配时间,一般不开会,不布置任务。 江隆基提出,“教学大纲是决定课程内容、贯彻教学计划和保证教学质量的重要保证”“教材建设是提高教学质量的重要内容”。

在他的主持下,兰州大学开始了全面修订教学大纲和编写教材的工作。

不久后,全校170门基础课,有98%的课程有了确定的教材,其中29%是自编教材。 为了提高教学质量,江隆基提出老教师和有教学经验的教师要承担基础课和专业基础课的教学。 到1961年,兰大几乎所有老教师和有经验的教师走上了教学第一线。

1960年,兰州大学被确定为全国重点综合大学。

次年,江隆基通过向教育部呈文的方式把之前被分割出去的中文、历史和经济3个系重新要了回来,使兰大重新恢复综合大学的格局。

短短七年间,江隆基在兰州大学建立了以教学和科研为中心的教育体系,提高了学校的教育质量和科研管理水平。

短短七年间,江隆基在兰州大学建立了以教学和科研为中心的教育体系,提高了学校的教育质量和科研管理水平。

他还保护、引进了一批学术人才和科研项目,确立了兰大日后的优势学科,培育了优良校风、学风。

他将兰大带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

因此有人这样评价:江隆基是兰州大学迈上新台阶的奠基人,他对于兰州大学的贡献,犹如蔡元培之于北京大学。

江隆基曾说:“尊重教师就是尊重知识,尊重科学,尊重前人的劳动。 ”赵俪生教授是我国知名的历史学家,江隆基支持他安心开展教学和研究。 赵俪生先生的《中国通史》课一口气讲了五个学期,从中国猿人讲到鸦片战争,每次讲课都长达三个小时以上。 长期从事兰大校史研究的张克非教授说:“江校长会搬个小板凳在教室最后听赵先生的课,他是一位尊重教师、善用人才的教育家。

”曾任兰大中文系主任的张文轩先生在《我所知道的江校长》一文中写道,当时学校专门配江校长的车辆,但他除非有重要公务,平时都不乘坐,而学校师生有紧急事情,则可以免费乘坐。

一天深夜,一名学生突发高烧进入昏迷状态,生命垂危。

班长向校办值班人员进行汇报,没到5分钟,楼下就开来一辆小轿车,同学们赶忙把病人抬上去,送往医院急诊室,使该学生得到了及时救治。 后来,同学们从司机口中得知,这是江校长的专车,当时江校长在接到校办电话后立即让司机来接人的。 后来,那名因病被救的学生,成了研究《资本论》和人口学的大专家,他说:“我的生命,是那天晚上江校长给的。

”65级校友、中科院院士秦大河在《我是秦大河》中回忆:“我记得那时不光是学生朴素,教师乃至校领导也非常朴素。 在全国享有那么高声誉的江隆基校长,也无非就穿一套洗得发白了的蓝布中山装。

但在学生的眼里,他就是权威。 ”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人们心目中的江隆基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远去。 江隆基杰出的教育思想、光辉的奋斗业绩、崇高的人格风范以及他那严肃又可亲的音容笑貌……似乎仍然回荡在兰大的校园里。